申搏官网:福建宁德笕下村:葡萄架下敲开致富门

在小浦镇大岕口村有一个特殊的组织——村民发展互助会,它既不同于合作社也不是协会组织,然而它的作用却不小,不仅能在资金方面给予村民帮扶,还无偿提供农业技术服务,被当地村民形象地称之为“致富协会”。

☉商报记者 董吉妮

本网讯
7月烈日似火,心系脱贫攻坚。按照省市部署以及湖南环职生物职院党委统一安排,该院生物工程学院书记曾琦斐带领师生席家诚、李志一行三人来到衡山县白果镇开展“情牵脱贫攻坚”社会实践活动。白果镇镇党委领导阳滔副书记对曾书记一行的调研工作高度重视,给予了大力支持,与三个村分别取得联系,进行了工作衔接,做了周密的调研安排。根据阳副书记的安排,曾书记一行第一站进驻湿田村,住在村主任吴运华家里。在与阳滔副书记、吴运华主任的交流以及走访调研过程中,曾琦斐书记他们深有感触,认为脱贫攻坚,思想先行。

“我希望父母能吃饱穿暖,弟弟妹妹有学上,再盖一座宽敞明亮的房子!”家住霞浦县崇儒乡笕下村溪乾楼自然村的钟成永从小有个“梦”:一家10口不用挤在两间土坯房里,每年不用担心粮食不够吃,不靠政府救济,凭自己的双手致富。

来到大岕口村,一提起互助会,村民们就把我们带到村委会并指着村主任办公室告诉记者:“那里就是你要找的地方。”

商报讯
“如果没有资金互助会,我压根不会想到自己创业。”泰顺司前畲族镇司前社区村民雷永跃告诉记者,不久前他刚从司前村资金互助会贷到一万元,用于买茶树苗,种植茶叶。据悉,司前村资金互助会从去年9月成立以来,已低息向村民贷款33笔,目前,互助会资金已从最初的55.2万增加至87.3万元。

一、脱贫攻坚,教育是基础

笕下村是崇儒乡最偏远的少数民族老区行政村,全村12个自然村,115户503人,其中少数民族376人占总人口的76%。2009年人均收入只有1900元,村民靠种地谋生,房子都是清一色的土坯房,一到刮风下雨,瓦片满天飞,房柱“嘎嘎”响,院子里全是泥水,进出房间都要穿雨鞋。

原来小浦镇大岕口村的村民互助会是村主任吴建良一手创办的。吴主任表示,自己从2003年开始就办起了茶叶加工场,通过几年的发展茶厂规模不断扩大,技术也越来越成熟。自己富起来了,心里就一直想着帮助周围的人发展。2008年村两委班子换届选举被推选为村主任后,吴建良随即成立了这个村民发展互助会。

去年下半年,司前村在村里招募了161个会员,每个会员认1股,1股2000元,泰顺县再补助20万元,成立了总额50多万元的村资金互助会,主要用于村里扶贫,贷款额度在5000元到1万元之间,利息比银行低,村民凭信用担保。按照规定,村互助资金的利息所得,用于村里教育、道路等事业建设。

申搏官网:福建宁德笕下村:葡萄架下敲开致富门。百年大计,教育为本。社会要进步,农民要致富,教育必须先发展。在与吴主任的交流中得知,吴主任只有初中文化,在深圳打工多年,打工经历让他明白读书的重要性。返乡担任村主任四年了,在去年两镇合并后选举中,以96.8%的同意票当选村主任,威望之高,得益于他担任村主任以来的工作成绩。吴主任给讲了一件事:去年,他看到村小学的条件太差,孩子们学习太艰苦,学习效率太低,吴主任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下定决心要改善学校办学条件。吴主任通过多种渠道筹集到4万多元资金,在准备动工修缮学校的会议上,还有其他村干部表示不理解,“学校由教育局管,不属于村里管的事”。吴主任再三做思想工作,让大家明白改善学校条件的重要性,以吴主任的话来说:“不管学校属于哪个部门管,改善办学条件,受益的是我们村的孩子,是我们的村民;再穷不能穷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通过吴主任再三解释和思想工作,全体村、组干部达成一致意见,最终把4万多元资金全部用于改善学校条件,通电、安装电风扇、换课桌、换门窗、粉刷墙壁、深挖下水沟……,如今全新的学校、全新的气象,迎来了全新面貌的教师和学生,全体师生正向着新的办学成果而努力!大家坚信,脱贫攻坚,教育是基础,孩子是希望。

2011年1月的一天,村民们喜笑颜开,互相奔走相告。

“我通过这个平台,对老百姓想发展缺少资金的,想办法帮他们联系、担保。”吴建良告诉记者。

互助会的会计出纳陈佳洪介绍,互助会成立至今在共贷出33笔款,50多万元钱基本上都在外面流动,村民也很讲信用,都会准时还款。互助会负责人王尤林告诉记者,由于都是同村人,大家知根知底,来贷款的村民只要填张表格,一般跑一趟就能拿到贷款,连本带息一年还。

二、脱贫攻坚,思想转变是前提

他们村被列入市扶贫重点村,今后致富有了门路,从此告别祖祖辈辈面朝黄土背朝天,肩挑背扛的苦日子。

大岕口村地处八都岕最深处,村民思想相对保守,致富发展的氛围尚未形成,正是在村民发展互助会的帮助下,更多的人迈出了致富的步伐。这一点村民柏新江深有感触,他就是在吴建良的帮扶下,从一个茶叶种植的新手发展成为能手。

村民徐爱莲是第一个从互助会贷到款的人,去年12月13日她向互助会贷了1万元,用于种植业生产发展。徐爱莲说,一直想要创业,苦于没钱,这事就此搁置,村里成立资金互助会,她第一个提出申请,没想到跑了一趟就轻松拿到贷款了。

在与吴主任的交流中得知,目前有一些贫困户存在“等、靠”的思想,不思进取,不是想办法赚钱、想办法致富,而是整天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等待扶贫款。拿到扶贫款后,不是用于投资生产、改善家庭条件,而是用于吃、喝,甚至打牌赌博。以吴主任的话来说:“这种人思想比生活更贫困”。可见,脱贫攻坚,思想转变是前提。必须加大全民思想教育,牢固树立“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思想,致力于通过自身努力实现致富;必须加大贫困户思想教育,牢固树立“穷则思变、穷则思进”的思想,致力于通过自身思变、思进的努力,最终实现脱贫致富。例如,学习种植、养殖技术,从事种植、养殖生产;外出务工增加收入;精心培养孩子,鼓励孩子多读书、多学技术,等等。大家坚信:脱贫攻坚,思想转变是前提,勤劳致富是硬道理。

告别低矮破旧的土坯房

柏新江告诉记者:“一开始我种茶叶是外行,吴主任对我慢慢带动、技术指导,让我对茶叶有个初步了解,2007年时就有信心开发一些荒山,种植新品种。”

王尤林表示,该村有很多村民外出经商,积累了财富,如何把有钱村民的钱集中起来帮助更多的村民脱贫致富,一直是他们考虑的问题。下一步,他们准备把互助资金做大,覆盖司前全社区,让老百姓受益。

三、脱贫攻坚,打造脱贫之路是保证

住进宽敞明亮的水泥房

同样的,之前一直在家里搞小作坊的许丹夫妇,由于缺乏资金一直没有实现扩大规模的梦想,在互助会的协调下拿到第一笔贷款后,生产逐渐步入正轨。“我们在吴主任的帮助下争取到了第一笔10万元的低息贷款,引进了第一批新设备。”许丹说。

司前村互助资金会只是司前社区社会组织活跃的一个缩影。现在,该社区有老人协会、体育协会、村互助资金、司前村服务有限公司、中国司前村建设委员会等5个社会组织,下一步,还将成立农家乐协会、农户专业合作社协会、竹林产业协会等组织。

中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发展不平衡,贫富差距大,是不争的事实。当前,脱贫攻坚,既是一项政治任务,更是党和国家实现第一个百年目标必须解决的大问题。在走访调研中了解到,当前农村贫困户、贫困人口还很多,原因也多种多样,既有疾病、残疾致贫,又有天灾人祸致贫,也有缺乏劳动力致贫,还有缺乏农业技术致贫,更有游手好闲、好吃懒做、打牌赌博致贫,等等。脱贫致富,不能靠几次扶贫帮扶、扶贫慰问解决问题,必须根据不同的贫困原因,采取不同的措施,打造不同脱贫之路,才能从根本上脱贫。例如,对于疾病、残疾致贫者,除了提供必要的医疗保障、残疾救助外,还要根据这一群体的特点,提供相应的工作岗位,如开办残疾人工厂、残疾人合作社等,让他们完成一些力所能及的劳动,获得相应的收入;对于天灾人祸致贫者,要帮助他们妥善处理灾害、重建家园、重新树立生活的信心;对于缺乏劳动力致贫者,要成立脱贫帮扶志愿者协会,定期组织志愿者到贫困户家中帮助完成一些重体力活,要帮助这些贫困户培养好子女,逐渐获得劳动力;对于缺乏农业技术致贫者,相关政府部门可以联合高校开展“农业技术下乡”活动和农业技术培训活动,帮助农民提高农业生产技术,提高农作物产量,增加收入,逐渐实现脱贫;对于游手好闲、好吃懒做、打牌赌博致贫者,必须通过思想教育和有效的措施帮助他们改掉不良习气,树立“劳动光荣,不劳动可耻”的思想,鼓励他们通过自身劳动脱贫致富。大家坚信:脱贫攻坚,打造脱贫之路是保证,最终实现共同富裕是目标。

9月22日,汽车沿着蜿蜒的山路绕着圈“爬”到了笕下村,沿途山峦耸立,处处可见原始森林。

据初步统计,截至目前大岕口村村民互助会已帮助150多户村民,解决300多万资金问题,完成毛竹低产林改造2000多亩,村民收入进一步提高。

脱贫攻坚是一项系统工程,必须大力发展教育,提高全民素质和文化水平;必须加强全民思想教育,继续发扬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优良传统;必须全面打造脱贫之路,鼓励广大人民群众通过适合自己的脱贫之路,增加收入。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实现脱贫,实现全民共同富裕。

一座座砖混新房整洁亮丽,老人和孩子们悠闲地坐在榕树下享受着夏日的清凉;田野上,三三两两的村民正忙着给葡萄修剪……

当日,记者走进钟成永的家里,彩电、冰箱、洗衣机等电器一一俱全,两层水泥房矗立在路边,交通方便。“我现在住的是村里的造福工程,每户只要出1.5万元就可以入住。”钟成永告诉记者,2011年,他从溪乾楼自然村搬到造福工程所在地碑坑村,告别了刮风下雨瓦片满天飞的土坯房,住进了宽敞明亮的水泥房。

笕下村村支书雷清寿告诉记者,该村12个自然村坐落于偏远地带,村和村之间通常要走上半天。去镇上赶集都是天蒙蒙亮出发,而且还要翻山越岭,回来时已是披星戴月。

“有的村只有1户人家,建在山沟沟里,交通靠走,通讯靠吼。”据笕下村村主任池奶银介绍,这样的村子在笕下村不算少数。为了改变这种分散居住的现状,当地村委经过研究决定,把8个小村变成4个村,造福工程集中建在公路沿线。

“2010年,我们村用争取到的扶贫款建造福工程53溜,目前已搬迁8个村共53户。”雷清寿告诉记者,在挂钩帮扶单位的支助下,该村拓宽公路4.5公里,建成4个村安全饮水工程等民生公益项目。

致富有了“领头雁”

村民收入“节节高”

“我们村能致富,是因为我们有个好‘带头人’。”笕下村碑坑自然村村民池奶诠正在自家的猪栏里喂着百头猪,他是第一批加入该村葡萄专业合作社的成员。2011年,他靠种葡萄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办起了养猪场,并在自家地里开垦了5亩葡萄园,年收入从2010年的1800元到现在的上万元,成了村里有名的致富能手。

池奶诠口里的“带头人”就是笕下村的村支书雷清寿和村主任池奶银。他们曾经因为家乡没有致富路,背井离乡出门闯荡。在外面做了几十年生意,他们自己富了,可家乡的父老乡亲还未脱贫。

“看到别村的人都有发展门路,自己村的乡亲还在锄头出扁担回,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生活水平始终没有提高,我们俩合计着该为乡亲做点事。”2009年,雷清寿和池奶银回到家乡带领村民致富,他们的举动得到了村民的欢迎,在村民的推举下,两人分别当选村支书和村主任。

经过实地考察和试验,雷清寿和池奶银发现笕下村的气候和土壤非常适合种植晚熟巨峰葡萄。2010年,他俩发动村民种植晚熟巨峰葡萄,挨家挨户宣传发动,没想到满腔的热情遭遇了村民的冷遇。

“村民们习惯了种地,突然让他们改种葡萄,一时接受不了。”发现此情况后,两人决定成立笕下村葡萄专业合作社,替村民分摊风险。第一批试点种植40多亩晚熟巨峰葡萄,资金由他们两人出,村民出地出工入股,赚了,村民按股分成,亏了,由他俩承担。首批入股的6户村民第二年就收回了成本,尝到甜头后,村民纷纷入股,合作社越做越大,并且有了自己的品牌“笕山红”。

“我们村以前底子薄,村财收入为零,想扩大葡萄种植,却没有后续资金。”笕下村缺发展资金的状况2011年得到了改变。经过雷清寿和池奶银的不懈努力,2011年,笕下村被列入市扶贫重点村,由市财政局、市农行、福宁高速公路公司、市妇联、市外侨办等5个单位挂钩帮扶。

笕下村乘坐扶贫这艘大船,争取上级扶贫款和项目,村民有了盼头,积极性就上来了。市农行每年向该村发放惠农贷款110万元,妇女创业贷款44万元,帮助村民发展经济项目。

“这几年,笕下村村民的收入增长很快,出去打工的年轻人陆续被吸引回来。”下派第一书记黄建生告诉记者,笕下村利用扶贫款种植晚熟巨峰葡萄300亩、高产油茶200亩、栽种雷竹80亩、养猪400多头。

项目发展起来,收入也“水涨船高”。2012年,村民的人均收入比2009年增长1倍多,达到4000元。“前4年笕下村是在打基础,今后3年将迎来厚积薄发期。2015年,力争村民人均收入达万元以上。”黄建生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