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黄冈:一养户鱼病治投医益得远30万元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中国水产门户网据黄冈新闻网消息,因为自家养的鱼出现“翻塘”现象,老板轻信他人“妙方”,结果整池鱼几乎死光,损失近30万元。8月19日,湖北黄州南湖农场养鱼户胡某家所养鱼池“翻塘”。胡某电话询问路口镇某渔药店谢某,谢某凭经验告知,往鱼池内撒尿素(常规治“翻塘”方法)可解决问题。胡某撒下尿素后,该鱼池“翻塘”更厉害,整池鱼几乎死光,胡某称损失近30万元。为换回损失,胡某多次到谢某店内就此事讨要说法,并到路口派出所报警。为化解矛盾纠纷,派出所民警多次联系黄州区水产局渔政站、镇综治办、司法所等单位进行现场调查、调解。同时告知胡某及家人走合法程序解决,但胡某只认定他家鱼池的损失就是谢某造成的,坚决要求谢某补偿损失。而谢某则认为自己是好心,没有歹意,且用的是常规方法,虽然没有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但自己不应承担全部责任。9月11日,派出所再次组织渔政站专业人员、镇综治办、镇司法所及双方当事人就此事的补偿问题进行协调,经过努力,当事双方终于达成补偿协议。

&nbsp&nbsp&nbsp&nbsp
因为自家养的鱼出现“翻塘”现象,老板轻信他人“妙方”,结果整池鱼几乎死光,损失近30万元。&nbsp&nbsp&nbsp&nbsp8月19日,黄州南湖农场养鱼户胡某家所养鱼池“翻塘”。胡某电话询问路口镇某渔药店谢某,谢某凭经验告知,往鱼池内撒尿素可解决问题。胡某撒下尿素后,该鱼池“翻塘”更厉害,整池鱼几乎死光,胡某称损失近30万元。&nbsp&nbsp&nbsp&nbsp换回损失,胡某多次到谢某店内就此事讨要说法,并到路口派出所报警。&nbsp&nbsp&nbsp&nbsp为化解矛盾纠纷,派出所民警多次联系黄州区水产局渔政站、镇综治办、司法所等单位进行现场调查、调解。同时告知胡某及家人走合法程序解决,但胡某只认定他家鱼池的损失就是谢某造成的,坚决要求谢某补偿损失。而谢某则认为自己是好心,没有歹意,且用的是常规方法,虽然没有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但自己不应承担全部责任。&nbsp&nbsp&nbsp&nbsp9月11日,派出所再次组织渔政站专业人员、镇综治办、镇司法所及双方当事人就此事的补偿问题进行协调,经过努力,当事双方终于达成补偿协议。

2008年5月22日晚9时58分,渔场鱼突然出现翻跳并吐饲料,全场员工马上采取施救措施,同时向翠屏区水利水产农机局、翠屏区水产渔政站和赵场镇派出所报案,经各方调查确定为投毒。这次事件造成渔场鱼儿死亡2.3万斤,经济损失40多万元,目前这次投毒事件仍未结案。

图片 1

承包5年渔场遭遇4次投毒

二级滩渔场位于宜路赵场街道办事处一条叫名
“龙爪滩”的小溪沟旁,小地名叫“二节滩”,是翠屏区水利局下属的养殖场,渔场通过在上游150米处建水坝并引水至养殖场内,进行活水养鱼,是翠屏区水利水产农机局的
“江河绿色水产”基地,每年生产鱼苗、鱼种、成鱼10余万斤以上,这个优势产业为宜宾地区、云南昭通地区的水产业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杨启华承包渔场后,采用流水养鱼,整个渔场面积大约5亩,实际养鱼面积2余亩,共有25个水池,包括幼苗养殖和成鱼批发,其中有江团、黄辣丁、大口鲢、美国江团等八九个品种,一年四季都在卖,最贵的市场价每斤40元。

说到渔场,杨启华泪眼婆娑,5年来,一家人都把精力投在了渔场上,没想到连续遭到4次投毒,其中有两年还遭遇特大干旱,损失15万余元,而这次死鱼事件更是把他们全家推向了破产边缘。从1983年养鱼以来,他把积蓄都投在了渔场上面,一家人在这5年里苦心经营,如今遭遇重创,20几年的心血一夜间落空,而现在他还欠着银行贷款50万元,另有饲料费8万余元。而由于保险公司都没有养鱼这个险种,杨启华并不能获得保险补偿。5年养鱼损失近145万元,让这位老渔民愁眉不展,不堪重创,无以为继。他想不通,为什么受伤的总是自己?

2006年8月2日,二级滩鱼场的鱼突然死亡,死亡鱼达3000多斤,经济损失3万元左右。经翠屏区水产渔政站和赵场镇派出所调查发现,死亡原因为3名14岁小孩无意投毒,3名小孩最后经赵场镇派出所教育释放。

核心提示:
杨启华,今年58岁,翠屏区西郊街道百石村中和组农民,从1983年开始,杨启华就在宜宾天池公园对面养鱼,后因修翠柏大道鱼池被占停止养鱼。2

濒临破产渔场老板无以为继

杨启华,今年58岁,翠屏区西郊街道百石村中和组农民,从1983年开始,杨启华就在宜宾天池公园对面养鱼,后因修翠柏大道鱼池被占停止养鱼。2004年,二级滩渔场招标,杨启华中标承包了渔场,承包期从2005年1月1日开始,为期7年,每年承包费为3万元。杨启华通过自筹和贷款,每年投入渔场近70万元。他核算过,正常情况下,每年渔场有10万元的利润。

今年6月22日,渔场鱼再次发生大量死亡。杨启华向区水利水产农机局、区水产渔政站和赵场镇派出所报案后,经警方调查,此事乃赵场镇当地两个农民投毒。经宜宾市物价局评估,这次投毒事件造成鱼儿死亡1.2万多斤,损失15.07万元。目前,本案正在进一步处理中。

8月16日凌晨5时,杨启华的儿子杨涛发现池内大小鱼都浮在水面上,并出现翻滚、充血等现象,渔场员工立即采取增氧、投撒解毒剂等措施进行抢救,但效果甚微,眼睁睁看着数万斤鱼儿陆续死亡,最后整个渔场仅剩一千多斤的鲤鱼和鲢鱼没有死亡。而在当天中午,杨涛发现,上游两公里以上的渔场均没有出现死鱼现象。经翠屏区渔政站调查,排除了养殖技术和管理经验的因素,疑为人为投毒。目前,死鱼已经做了深埋处理,翠屏区公安机关正在进行侦办。

更大的打击还在后面。令杨启华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两个月后的
8月16日,渔场再次遭到投毒重创,造成58740斤鱼儿死亡,损失71.94万元,整个渔场在这次投毒中濒临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