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老师回乡养牛 年收入1200万

此外,经相关部门积极协调,民生合作社与相邻一家屠宰场达成协议,贺根及48户社员养的牛将送到该屠宰场定点屠宰,并统一检疫出售。

大学老师回乡养牛 年收入1200万。虽然曾经是大学里的教书匠,现在伺候起牛来,贺根也毫不含糊。眼下,贺根不仅自己养牛,还在村里组织了合作社,已经有80多个村民跟他一起养牛。

关于“大别山牛倌”遭遇市场难题的报道,引起了罗田县各方高度重视。16日,罗田县组织农业、商务、商会等相关单位共同会商,为“傻根”牛肉寻找销路。

牛肉大受欢迎,这让贺根更是有了信心。

经县农业局牵线,湖北阳瑞生态农业有限公司将于近日派员赴罗田考察,并与贺根合作社磋商合作事宜。

一月份我国南方多个省份迎来了近20年来最强的一次寒潮袭击。养牛场的每个食槽里原本都有一根水管,平日里只要拧开开关就可以给牛放饮用水。然而由于连日来的低温天气,这些水管大部分已经上冻,拧开后根本流不出水。

农业部门表示,将派专人为“傻根”牛肉申报绿色食品认证提供服务。

贺根:的销售额是我自己这块是570多万,然后我们整个合作社的产值在1200万左右。

贺根应邀参加了当天会商。据他介绍,目前,民生合作社还有600余头牛等待出栏,有6万公斤牛肉需要市场消化。

这两个牛舍目前还有几十头牛,如果全部靠人工打水来喂,一下午的时间就要全部搭在上面。来回提了几桶水以后,贺根想到了一个土办法。他随手拿了一些饲草,点起了火,准备烧水管解冻。

该县商务部门表示,近期将举办“傻根”牛肉促销会,有针对性地向县内大型宾馆、饭店和农家乐业主推销贺根正宗大别山黄牛肉。

贺根:目前送货的话,送到距离远一点的地方都是我自己送。年底最忙,最多的一次是一天宰了27头。

眼看着辛辛苦苦养了近半年的牛终于脱手,尽管价格要比以前低不少,但是华春的心里依然很高兴。

每年春节前都是牛肉消费的高峰期。这天贺根又接到了一个老客户的订单,要求他第二天上午9点将8头屠宰好的牛送到饭店。

两小时后,贺根的冷藏车终于开到了客户的门口。贺根和员工一起把牛肉卸载装箱,一一过磅之后,送到饭店后厨加工区。

儿子从学校辞职的消息对于贺国刚来说,犹如晴天霹雳。

湖北省罗田县白莲河乡覆钟地村,每天早晨五点半贺根就要起床,开始放牛割草。贺根的双手全是老茧,手臂上密密麻麻都是被草割伤的红印,像小刀割肉般的疼痛。

2011年9月,顶着家人的反对,贺根筹集了16万元,买回了14头当地的土黄牛,放养在山上。3个月之后,他便赚到了创业的第一桶金——3万多元。

贺根:因为在我们罗田目前已经有了一家这个屠宰场,然后我们再批不了第二家正规的屠宰场。政府再不批了,只有一家。

贺根:目前在银行贷了有三百五十多万的贷款,目前每年还这个银行贷款利息的话,就要还个二十多万,压力也蛮大的。

贺国刚:结果我就气得不得了,连开水带瓶子一起砸他。

经过半天的讨价还价,最终客户决定以35700元的价格从华春手里收购5头牛。在乡里贩牛经纪人的担保下,客户把牛拉走了。

由于还欠着20多万元的外债,因此每当黄牛长到可以出售的个头,华春便急着卖掉。今天村里收购牛的经纪人又给华春带来了一个新客户。华春立刻带着客户到牛舍里看牛。

可是规模扩大以后,他发现,养牛比当老师难多了。最大的难题就是资金。

艰难的日子持续到了2012年年底,年关黄牛的价格从2011年年底的28块钱一斤一下子涨到了35块钱,一头牛就可以轻松赚到四五千元。

方汝朋:然后我记得买结婚戒指的时候,他就直接把我往小饰品店里面拉,然后在里面买了一个银的,一个银饰当时花了20块钱买了一个戒指。

贺根虽然是合作社里领头人,不过割草、挑水、运输,什么活计缺人就干什么。眼下正是合作社最忙的时候,牛肉销量也还不错,但是提到今年牛肉的销售价格,贺根却有些失望。

华春:五头牛一万多块钱。行情好的话,一年多的时间就可以搞定外债。

今年30岁的华春,家住罗田县二郎庙村,2002年以来一直在外打工。2011年,父亲突发中风,为了照顾生病的父亲,华春不得不回到老家。为了生活,他借钱盖起了猪圈发展养猪。没想到却因此欠了几十万元的外债。

第二天一大早,贺根和朋友将头一天晚上屠宰好的牛肉装车,立刻开车奔向黄石市。

虽然压力很大,但是看着乡里乡亲靠着养牛,日子过得越来越好,贺根也打心眼里高兴。

贺根:计划用三年时间,在我们整个罗田县发展3000户贫困户养牛。

行情不是很好,贺根有点担心接下来的资金周转。原来,2015年9月,贺根的黄牛养殖被纳入到罗田县的精准扶贫项目中。人均年收入在2500元以下的贫困户签约后,就可以免费从贺根的合作社领取3头小牛来喂养,增加的收入按照二八分成,农户拿80%,合作社拿20%。截止2015年年底,合作社新增加了117名社员。贺根告诉记者,通过发展贫困户养牛,自己除了能够分享一部分利润,由于新增的黄牛由农户自己喂养,还可以给合作社节约相应的人力、牛舍和草料等成本。不过,按照每人领养3头牛,每头小牛6000元的价格计算,117名新社员至少还要给贺根增加200多万的成本。为了解决这笔提前垫付的资金,他不仅把自己的几十万元收入投了进去,还从银行申请了一笔贷款。

2016年1月24日,记者再次来到了贺根的养牛场。由于一直忙着给客户送牛肉,贺根已经多日没有来到养牛场。

今年已经是贺根创业第五年。几年的摸爬滚打,他已经成为了一名养牛行家,通过担保也陆续从多个银行拿到了几百万元的贷款。不过,眼下还有一个难题在困扰着他。

贺根告诉记者,目前自己的黄牛只能依靠小作坊,聘请宰牛师傅来替他屠宰。未来几年,随着合作社养牛规模的扩张,缺乏对接的屠宰场将直接影响到牛肉销售。不过贺根已经和县里的屠宰场商谈合作。随着合作社养牛规模的扩张,县里的屠宰场预计将在三年内建成黄牛屠宰的车间。

2011年9月贺根从学校辞职,要回到大山里养牛。

2015年9月份,华春听说了县里精准扶贫项目。他立刻把家里剩余的猪仔全部卖掉,将猪圈改成了牛舍,跟着贺根养起了黄牛。

经过烘烤后,水管终于出水了。贺根和工人们忙活了半天,牛舍里上冻的水管才终于全部化冻。

贺根妻子方汝朋:当时效果反响真的很好,我们去了大概还不到一个小时,然后我们带去所有的牛肉全部都卖完了。

2015年,贺根的养牛专业合作社黄牛数量已经发展到2500头,全年的总销售将近1000万元。

贺根父亲贺国刚:当时挺骄傲的,生个儿子能够在大学里面任教,非常高兴那个时候。

2015年我们栏目报道了两位年轻创业者的故事,这两个人一个曾经是大学教师、另一个曾在一家大型航空公司供职,但是这两位却扔掉了令人羡慕的铁饭碗,回到了各自的家乡,在农村创出了一片天地。一年之后,他们的创业是否顺利呢?

贺根:主要是卖这个新鲜的牛肉,送到一些酒店、超市里边,包括自己开的一些牛肉专卖店。

贺根:去年这个时候基本上都是平均的均价都是四十九块八一斤。然后今年我们在超市目前的话才三十九块八一斤。主要是受进口牛肉的影响。

贺根的“傻根”牌大别山土牛肉陆续入驻湖北各大商场和超市,他还在黄冈开了5家自营门店。

客户:这是两万。

贺根拿来了一些饲草,点起了火,烧水管解冻。

湖北省罗田县村民 华春:亏了20多万。

贺根告诉记者,按照这两年的行情,一头牛可以赚两三千元,对于人均年收入在2500元以下的贫困户来说,三头牛便相当于一家三口全年的收入。贺根希望在未来几年,能够帮助更多贫困户脱贫致富。

2009年,贺根考入武汉软件工程职业学院,由于在校期间表现突出,大三他就当上了代课老师,毕业后顺利留校任教。

创业者贺根:越是不让我干,我越是要干。我觉得牛这个前景蛮好的,趁着这个机会我一定要把握住,无论你再怎么反对。

大学教师回乡养牛,带动村民脱贫致富。

除了手头上的20多万元钱,贺根又从亲戚朋友家借来了50多万,新建了牛舍,买回了110头土黄牛。